来自 人物 2019-02-02 14:0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betway体育app > 人物 > 正文

一代钱王 千年家训

  在北京,2008年诺贝尔化学奖颁奖前几天,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钱学敏,被媒体追着核实消息,钱学敏是“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的堂妹,她和钱学森院士是“异祖父同辈妹”。钱学敏很平静,她说:“我知道我们的亲戚钱学榘有两个儿子学习、科研都很出色,他们都是美国科学院院士,如果是钱学榘两个儿子中的一位获奖,我们会很高兴。”过了几天,记者得到消息,化学奖中的确有一人姓钱,又找到钱学敏做进一步落实,钱学敏说:“你了解一下这位钱姓科学家的父亲是不是叫钱学榘,如果是的,那就是他儿子中的一位,他的两个孩子都很有成就。”

  杭州钱研究会副秘书长钱秋英2008年10月5日不断接到媒体电线年度诺贝尔化学奖的消息,钱秋英把消息传给了杭州钱研究会秘书长钱刚,接下来的3天时间,钱刚等得有些煎熬。10月8日,诺贝尔化学奖颁奖的日子,下午5点45分,钱刚就等在电脑前,将近6点,化学奖得主公布出来,他的同族钱永健榜上有名。“这是我们钱家的大喜事啊!”

  媒体的这种执著和钱学敏的淡定不是没有道理的,早在1998年,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就在《华声报》撰文,认为两位华裔的工作值得获诺奖,他们是钱永健和简悦威。4年之后,饶毅发表了《二十一项值得获诺贝尔医学或生理学奖的工作及科学家》一文,不懈地认定钱永健、简悦威和王晓东的工作成就。钱永健获奖后,被饶毅点中的二十一项中已有9项获得诺贝尔医学奖或化学奖——钱永健实至荣归。

  与此同时,杭州师范大学吴越钱氏家族研究所顾问钱明锵,正要以世界汉诗协会常务会长的身份出访美国,这一身份只是他一百多个头衔中的一个。

  钱明锵10月9日飞赴旧金山,这次飞行除了要参加在旧金山湾区举行的第二届世界汉诗大会外,他还有另一项特殊使命,就是要替父老乡亲来看望钱永健。10月15日中午时分,钱明锵、罗怀涛一行再次回到圣迭哥加州大学分校,在钱永健的办公室,从未谋面的钱后人,钱王的第34代后人、57岁的钱永健和钱王第35代后人、73岁的钱明锵,通过翻译高兴地聊开了。钱明锵将发起为钱永健争取2008年邵逸夫中国人最高成就奖的工作,并邀请他明年春节回故乡杭州,到钱晋封吴越王处寻根祭祖。

  钱明锵将自己创作的一副《兰亭新序》书法卷轴赠送给钱永健,这篇《兰亭新序》与王羲之的《兰亭序》同为324个字,人称为“朦胧不辨钱王”。

  “大家排成一排照了这张相,旁边的人要侧一下身子”,钱永健十来平方米的办公室内,亲友团和钱永键共七人亲密地相赠与合影。说完钱永健办公室的狭小,钱明锵说钱永健还有两个非常大的研究室,研究室工作人员很多,“他有一个药剂学研究室,还有一个生化学研究所,他的实验室都非常大。他是个书呆子,每天骑着自行车来上班,一上班就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

  钱明锵是钱永健获奖后接待的第一批中国客人,钱永健说工作太忙,实在没有时间接待来访,除了颁奖仪式上推不掉的采访,很多媒体都被推掉了。在他电话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说:可能因为我是华裔,很多中国人因此受到很大鼓舞,希望更多中国年轻人也投身到基楚研究中来。

  作为乱世英雄,钱907年受后梁封为吴越王,立唐末五代十国时的吴越国,就是今天的江苏、上海、浙江、福建东南沿海一带。武肃王钱缏出身低微贩私盐入行伍,称王之后,钱姓传了三代五王共执政86年。钱武肃王有33个儿子,孙辈数以百计。264万人口的钱姓仅占今天中国人口的0.22‰,虽然排在百家姓的第二位,但钱姓人口并不算多,然而钱氏家族名人辈出枝繁叶茂至今无疑是个奇迹。

  钱的先人据考证被认为是彭祖,彭祖的第28个儿子掌管钱两,就以职务为姓了。马来西亚的彭氏至今还与大陆钱氏有密切来往。

  钱是浙江临安人,1992年临安县创立“临安钱研究会”是中国第一个研究钱的组织,随后上海钱研究会1994年成立,10多年来江浙各地已成立了数十家研究钱的民间学术组织。

  上海钱研究会首任会长钱镇国1995年再版的《钱氏家乘》,是一部记录吴越钱氏家族史并能讲出故事细节的家族史书。他不仅包括人们通常所说的家谱,还有更详细的年表、家训、传记、古迹、轶事、世系、支派甚至祠产等。1919年,钱镇国的祖父,钱武肃王(即钱)第三十二世孙,曾经在英国培养出中国第一位飞行员、后驻美国旧金山领事的清举人钱文选,开始了收集整理家乘的跋涉。他通过全国1800个县的教育局,向各地分发钱氏家族情况的调查表。收集整理工作长达6年。

  他的这本《钱氏家乘》被中国现存家谱最多的上海图书馆所收藏。钱镇国这样介绍《钱氏家乘》:“上海图书馆谱牒专家在编目时,特别在总目录第1078页钱谱中标注:‘《钱氏家乘》由广德钱文选先生纂修,民国十三年(1924)铅印本,共六册。此谱搜集丰富、编排有致,钱氏诸谱中之佼佼者也。’”

  在这项浩繁的工程之后,钱文选又在全国1000多处吴越钱氏分布地中,理出吴越钱氏支派100多个,汇编成第七册支派篇。而钱的后人多集中在江浙一带,以杭州、无锡、温州、临安为聚居地。在这本支派篇中,能找到杭州钱氏、无锡钱氏、嘉定钱氏、嘉兴钱氏等百多支派,这些支派的钱氏后人中,有大陆“三钱”和台湾“三钱”,也有钱钟书、和钱正英。

  大陆的“三钱”的叫法,为共和国总理周恩来首创,即中国“两弹一星”元勋空气动力学家钱学森、中国近代力学奠基人钱伟长、中国原子能事业开创者钱三强,他们在建国之初力排众议,理出了56项科研项目的科技发展总纲、并建议确定6个紧急启动项目,即原子能、导弹、电子计算机、半导体、无线电通信和自动化技术。这一远景规划确立了年轻共和国发展高端科学技术的基础。

  钱伟长有位著名的叔父,是国学大师钱穆,钱穆还有一位学贯中西的侄子叫钱钟书;居里夫人的高足钱三强,没有继承他父亲的国学与新文化接壤时代的巨大工程,学了自然科学——他父亲钱玄同不仅是国学大师,更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钱玄同还发起了用罗马字母标注汉语拼音的实践。

  台湾“三钱”为父子三人,属杭州钱氏。有机化学家钱思亮在北大担当化学系主任时,选他课的学生从教室内排到室外,从坐着听排到站着听,即便如此“门徒三千”,他那惊人的记忆力还是能在多年后张口说出所教学生名字及考试成绩,可见执教之认真。钱思亮到台湾后做过第五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原子能委员会中央委员”。

  其二子钱煦,圣迭哥加州大学分校惠特克生物医学工程研究院院长,他还是美国四大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第十一届院士,今年获诺贝尔化学奖的钱永健既是他的同族又与他供职同一所研究院。

  钱复与父钱思亮、二哥钱煦并称台湾“三钱”, 钱复是台湾政坛的风云人物,蒋介石的“舌人”。

  钱在今天被称为“杭州之父”,1100多年前他任杭州刺史时,就开始了杭州的营造,筑堤疏浚的费用都来自“重税”,钱时期的税赋是很重的,杭州钱研究会秘书长钱刚说,“从这些税的用途看,那是功在千秋”。钱初称吴越王时,中国东南版图上还没有一条叫“钱塘江”的江流,那时,这条江叫“之江”——从今天浙江卫视的蓝色LOGO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江水的“之”字形走势。

  之江经年泛滥,民不聊生,有记载说,当年之江冲入杭州城时,一个浪头能打到西湖里。钱收重税用于之江筑堤,改恶患为良灌,后来,受到堤坝护佑的当地民众就改之江为“钱塘江”。钱王身后1100年,今天的杭州已从西湖时代跨入钱江时代。杭州市现在要把钱塘江沿岸建成杭州的“外滩”、钱江新城等CBD区域,确立了杭州的未来。

  钱生前留下遗训,要求自己的子孙遇到江山一统的君王,要纳土归之,以免东南富裕之地再遭战火。钱缏孙子钱弘纳土归宋后,为了消除宋太祖赵匡胤的戒心,带了2500官兵家眷奔了开封,所以今天的河南开封附近,也有一支钱的后人。据杭州钱研究副秘书长钱怀荣介绍:宝石山上的保塔就是为钱弘离杭赴卞京而建,杭州百姓害怕赵匡胤会杀了他,专门建塔取名“保”寄托心愿。

  钱弘纳土归宋,也为160多年后北宋不敌元军而南迁,打下了经济、政治与群众基础。

  钱不仅给家族留下了众多才智后代、给子民留下了富裕江南,他生平留下的最宝贵的却是两样精神遗产,“钱氏家训”和“钱王遗训”,这两条训诫广泛地影响着他数以万计的后人。

  钱王遗训一千多字,治国平天下字句玑珠。钱氏家训是去年才在《钱氏家乘》中发现的。近几十年的“破四旧”,破得各族家谱支离破碎,倒是1919年整理的这本《钱氏家乘》保存完好。钱氏家族世代重视教育,“在民国以前,姓钱的人家都有‘义田’,‘义田’上的收成全部集中起来,家族内部勉励上进或救济穷困,有点像今天的助学金或者扶贫资金”上海钱研究会首任会长钱镇国说。统计专业出身的钱刚,量化了这一说法,钱刚说:“每家要出300亩‘义田’,‘义田’所收相当于今的教育基金。有1千年历史的‘义田’,到了民国才慢慢消失”。

  杭州钱研究会秘书长钱刚还说:“我是去年才看到钱氏家训的,如果能在青年时代接触到家训,现在的人生肯定不是这样”。50出头的钱刚供职于浙江省统计局经济普查办公室,他18岁下乡当知青,那几年,他们兄弟四人的学业全耽误在农田里,“我们家这一辈四个兄弟姐妹都没上过大学,但是我们的下一代,四家的孩子全部考上大学”。钱刚家祖辈父辈、外祖父和母亲都从事教育工作,他们不是在民国时期创办学校,就是在建国以后担任教师,他告诉《新世纪周刊》,这种世代书香的现象在钱氏家族中相当普遍:“从历史上看,钱氏家族读书人多,因此当官的也多,有钱人也多”。钱刚说的这一现象,在江浙一带尤为普遍,江南一带在中国近代教育和文化版图中,占有极为广阔和重要的分量。

  和世代书香的钱刚相似,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钱学敏家也是世代从事教育事业,她的祖父钱承志是较早留日的中国人,回国后任京师大学堂的教务长等职。父亲曾是北京大学讲师,后来为新中国找了一辈子地下水。母亲家也是几代从教,她和先生、她和妹妹是大学教授、两个哥哥又都是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钱学敏的姐姐钱学昭少年时代曾师从国画大师溥心畲,所谓“南张(大千)北溥(心畲)”,溥心畲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兄、柏林大学博士,他不仅精通天文和生物,更是热衷于国学,他要求钱学昭学绘画,先要深厚国学素养,熟谙古诗词。当年背诵过的那些诗词,钱氏兄弟姐妹现在还能朗朗上口。尽管世事变迁,他们随长辈从颐和园搬到了中南海,又从中南海搬了出来,但是他们兄弟姐妹几人先后都在小学中学阶段就读于北京师大附小、北京师大男附中和北京师大女附中,高考都被要求考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交通大学等全国名牌大学。年长她22岁的堂兄钱学森的6年中学学业就是在北京师大附中完成的。1929年钱学森考入上海交通大学的成绩是全校第二名,次年17岁的钱学榘也考入同一所大学,毕业时以全校总均分第一名荣膺“中国斐陶斐励学会交通大学会员”。这些珍贵的资料现在还保存在上海交大。

  上海交大现在还保存有1933年10月4日颁发奖学金的档案,学校决定“奖励上学期成绩在90分以上,兼品行端纯者”。受奖者有“机三钱学森,土四张光斗、电四钱钟韩、科三袁祥、机二钱学榘、电一朱仁堪”。其中,钱学森和钱学榘是堂兄弟,钱学榘的儿子钱永健在75年后获得了诺贝尔奖;后来的物理学家钱钟韩是钱钟书的堂弟。

  钱王留给家族的这份精神遗产分为个人、家庭、社会、国家四个部分,与《礼记·大学》中“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有着相近的人生发展递进层面。而《钱氏家训》的600字,又具有更强的可操作性。

  个人: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言行皆当无愧于圣贤。曾子之三省勿忘。程子之四箴宜佩。持躬不可不谨严。临财不可不廉介。处事不可不决断。存心不可不宽厚。尽前行者地步窄,向后看者眼界宽。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方见手段。风狂雨骤时立得定,才是脚跟。能改过则天地不怒,能安分则鬼神无权。读经传则根柢深,看史鉴则议论伟。能文章则称述多,蓄道德则福报厚。

  家庭:欲造优美之家庭,须立良好之规则。内外门闾整洁,尊卑次序谨严。父母伯叔孝敬欢愉。妯娌弟兄和睦友爱。祖宗虽远,祭祀宜诚。子孙虽愚,诗书须读。娶媳求淑女,勿计妆奁。嫁女择佳婿,勿慕富贵。家富提携宗族,置义塾与公田,岁饥赈济亲朋,筹仁浆与义粟。勤俭为本,自必丰亨,忠厚传家,乃能长久。

  社会:信交朋友,惠普乡邻。恤寡矜孤,敬老怀幼。救灾周急,排难解纷。修桥路以利人行,造河船以济众渡。兴启蒙之义塾,设积谷之社仓。私见尽要铲除,公益概行提倡。不见利而起谋,不见才而生嫉。小人固当远,断不可显为仇敌。君子固当亲,亦不可曲为附和。

  国家:执法如山,守身如玉,爱民如子,去蠹如仇。严以驭役,宽以恤民。官肯著意一分,民受十分之惠。上能吃苦一点,民沾万点之恩。利在一身勿谋也,利在天下者必谋之;利在一时固谋也,利在万世者更谋之。大智兴邦,不过集众思;大愚误国,只为好自用。聪明睿智,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让;勇力振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谦。庙堂之上,以养正气为先。海宇之内,以养元气为本。务本节用则国富;进贤使能则国强;兴学育才则国盛;交邻有道则国安。

  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早晚下床在房间里走走,平时靠在床上读书看报,观察世界、思考国是,特别是大成智慧教育问题

  从中国近代教育的滥觞期走入经典的西方高等教育体系,钱学森的学业生涯可算是一个完整而清晰的样本。北师大附小、北师大附中、交通大学完成硕士学业、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获得航空、数学博士学位。

  获得博士学位那年钱学森28岁,他在90多岁时反观自己一生70多年漫长的学习和“干中学”的过程,并提出一种全新的大成智慧教育设想。

  近20年来,钱学敏是钱氏家族中,唯一与钱学森保持密切工作关系的人,这与她的哲学专业的身份有关。

  钱学森写信的习惯保留了早年美国生活的痕迹,写给自己堂妹钱学敏的400百多封学术讨论信件,开头都是西式的地址首行排列,称谓是同志式的“钱学敏教授”,最后是共和国格式的“此致”,拐行顶格“敬礼”,落款是一如正文般工工整整的三个字“钱学森”。

  他们这些年讨论的主题之一,就是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与“大成智慧学”。大成智慧教育的设想远景构成如下:

  二、 接下来用5年时间,12到17岁,完成高中加大学的教育,同时也是完成大成智慧的学习阶段;

  三、 18岁这一年是“实习”,学成一个行业的专家,写出毕业论文,完成硕士教育。

  钱学敏告诉本刊,钱学森在回顾自己70多年来工作学习历程,认为就是在科学的哲学体系指导下,把理、工、文、艺结合起来的过程。他曾经不无遗憾地说:“我用了70年的学习才悟到以上道理,太长了!能不能用不到20年就学到?可以的。用人-机结合,用信息技术,用信息网络。第五次产业革命啊!”

  在钱学森的设想中,这样的“大成智慧”硕士,可以在任何一个个人有兴趣的行业中很快地熟悉和掌握该领域所需的知识,实践一个星期就能成为专家。如果以后碰到改行,也没有任何困难,很快又能掌握一门新的学科。

  钱学森认为,人的智慧包括两大部分:量智和性智,科技为量智,文艺为性智;前者逻辑思维,后者形象思维。

  钱学森说,对事物的理解可分为“量”与“质” 两个方面。但“量”与“质”又是辩证统一的。我们对事物的认识,最后目标是对其整体及内涵都充分理解。“量智”主要是科学技术,是说科学技术总是从局部到整体,从研究量变到质变,“量”非常重要。当然科学技术也重视由量变所引起的质变,所以科学技术也有“性智”,也很重要。大科学家就尤其要有“性智”。“性智”是从整体感受入手去理解事物,中国古代学者往往如此。

  钱学森总想从开拓想象力方面,给人们以启示,他告诉钱学敏“科学工作总是从一个猜想开始的,科学工作先艺术,后才是科学。而创造性思维是智慧的泉源。”钱学敏记得有一次,钱学森抚摸着自己的前额,边思考边慢慢地对她说:“西汉的司马迁撰写《史记》时,其实那些过去的历史,他并没有亲自经历过,但却写得那么有声有色,简直是一段历史一部戏。由此,可看到太史公有多么丰富的想象力!”她记得那一瞬间钱学森的眼中充满了对想象力的钦佩和赞赏。

https://www.similawyer.com/renwu/166.html